欢迎光色狗AV情色网 - 色狗AV 亚洲AV在线 日本AV 欧美AV AV网站
色狗AV情色网
4.23
六大成人视频区 百万影片任君搜索在线观看 色狗AV情色网 最全AV在线观看
用户自由选择观看线路较快的视频大区 谢谢支持色狗AV情色网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他日晴空】(10)【作者:夜待风雨】
【他日晴空】(10)【作者:夜待风雨】

提示:您正在观看的内容由色狗AV情色网发布更新 永久域名 www.sg11.net

字数:5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谈话

  「呼哧……呼哧……」

  公寓里的沙发前,刚做完爱的晴姐披散着一头乌丝半躺在沙发上,她杏眼迷离,微喘吁吁。而在她白花花的胸前,刘满贵正喘着浊气揉搓着她那对浑圆饱涨的美乳,两团乳房所挤压出的深深乳沟间,一根粗黑褶皱的阴茎正在快速挺动。
  「你起来……」

  可是忽而,晴姐嫌恶地一把推开了刘满贵。她站起身,胸前高耸挺拔的乳房不禁一阵晃动,乳头显得美极了。而乳房沟壑里,尚还留有着刘满贵乳交时沾染上的湿漉漉淫液,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着淫靡的光泽。

  而两团乳房炫白柔滑的乳肉上亦是口水、淫水还未干涸,一副狼藉景象。
  可是谁又能料想,此刻会将美丽骄傲的晴姐干至这番模样的人,竟是她那黑瘦矮小、面貌极其丑陋的经纪人刘满贵?

  而沙发边,乳交刚做到一半的刘满贵,就这样被推开他自然很不情愿,但眼见晴姐已经睁着一双冷目,他只好悻悻站在一旁。

  「今晚都这么过火了,你还不满足?」

  晴姐冷声道,就像斥责陌生人一般。但此刻她全身几乎一丝不挂,乳房与腿下的耻丘都暴露在男人的视野之内,她却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由此又说明着两人的关系很不一般。

  但听晴姐这声,我不禁想着,过火?是指刘满贵在你脸上射精了?亲你乳房了?射你嘴里了?你还把它给吃下去了?当然还有你淫浪的叫床了?乳交了?……啧啧,这样细数下来,确实是挺过火啊。不过为什么,我却还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呢?

  是因为我对晴姐彻底死心了吗?还是想再亲眼看看这贱货到底还会骚成什么样子?

  呵呵,恐怕我真的要变成变态了。

  客厅里,刘满贵没有说话,似乎也认同了晴姐的说法。

  「那么,今晚就这样了,你回去吧。」

  晴姐淡淡道,此刻她那明明很明亮诱人、说一不二的嘴角,却是极为讽刺地挂着一丝尚未干涸的淫液。

  「唐姐……哎,好吧……不过都这么晚了,我就睡你这里呗?」刘满贵一听今晚就到此为止,不禁脸露意犹未尽与不甘,但再听到后半句,晴姐居然还要赶他走,或许是想到深夜开车的滋味,他顿时苦笑。

  晴姐瞪了他一眼,「不行,明天小空会过来,如果撞见了怎么办?」

  撞见?我不由冷笑不已,心想你俩都干成这样了,还怕被我撞见?

  何况我早已撞见了。

  刘满贵似乎也是想到了晚上小区里我那凶狠模样,他心有余悸点头道,「唐姐你说的对,我差点儿就把这茬给忘了!那行,我喝杯茶就走。」

  刘满贵说着已经提起裤子,晴姐见之,她脱掉身上被淫水和口水浸湿了的情趣内衣,顿时全身赤裸,被情趣胸罩束缚的乳房完全释放开来,显得更加的浑圆饱满,乳肉轻颤。

  在刘满贵咽着口水的注视下,晴姐拿起沙发上散乱的睡袍,白花花的高挑赤裸身子便懒洋洋走向了浴室,却忽而回过头来道,「对了,走之前记得把你那些又臭又脏的内裤带走。」

  那些?

  原来刘满贵留在晴姐这里的内裤,还不止那一条?干呕的同时,我不禁想到,那就说明刘满贵经常在这里过夜了?

  一想到外表看起来美丽高贵的晴姐,会和一黑瘦竹竿一样的丑陋男人在她卧室里的那张白色大床上相拥而眠时,我的心脏就好像要爆开了。

  但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恨还是刺激。

  在我的计划里,我本准备跟在刘满贵的身后下楼,然后在监控盲区里,狠狠暴打他一顿。而关于会打到什么程度,在开始时,我甚至想过直接杀掉刘满贵,以雪我头顶之绿。但如今,在目睹了这一切后,头脑渐渐冷静下来的我,就只剩下了冷笑。

  因为我明白,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而疯狂行杀人之行径,根本就不值得。
  或许,我可以用更加残忍的方式来惩罚他们,惩罚这对狗男女!

  ……

  然而计划终究是赶不上变化,刘满贵喝完茶后并没有走,而是继续坐在沙发里玩手机。

  所以等到晴姐洗漱出来后,披着睡袍的她看到沙发里的刘满贵,顿时蹙起秀眉道,「你怎么还没走?」

  刘满贵赶紧收起手机,偷偷瞥向晴姐浴袍下微微裸露出的乳房,笑嘻嘻道,「反正都这么晚了,我过会儿再走也不迟啊。」

  晴姐看了刘满贵一眼,冷声道,「随你。」

  晴姐说完,就去冰箱里倒了杯牛奶,边喝边向卧室走去,刘满贵瞧见顿时急道,「唐姐你干嘛去?」

  「说,你还想干嘛?」然而晴姐却是停下脚步,丝柔的发色下,她那双黑漆漆清冷的眸子转过来,反问道。

  刘满贵很明显被晴姐这女王般的气势所震慑住了,他悻悻笑了笑道,「也没什么,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晴姐闻言不禁扬起唇角,冷笑,「聊天,和你?恐怕聊着聊着,就聊到床上去了吧?」

  刘满贵顿时窘迫道,「唐姐,你都把我刘满贵想成什么样的人了?我知道,在你眼里,我可能连个朋友都算不上,但好歹我们也是共事了三年的搭档。搭档之间,聊会天不是很正常吗?」

  「正常?深更半夜,你在我身上足足射了三次,这样的搭档,也叫正常?」晴姐冷笑更甚。

  刘满贵没想到晴姐会把话题停留在这个问题上,他嘟囔着随口而出道,「可是那也不正是唐姐想要的吗?我们只是在互相满足而已。」

  「闭嘴!」

  晴姐突然娇喝道。

  晴姐这声娇喝,我和刘满贵两人都被惊到了。

  但我却没有什么感觉,只当是两人之间增加情趣的调情剂而已。而刘满贵则不同,他好像很害怕,满脸惶恐。

  晴姐这时候突然走向了刘满贵,漆黑的眸子绽着令人窒息的冷意,就听晴姐道,「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时候李总给我倒的那杯咖啡里放了什么……」

  刘满贵闻言顿即睁大双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吞吞吐吐道,「你……你都知道了?」

  晴姐冷哼,似是在回忆,「你们真当我是傻子?那一年里,猛烈的药性折磨着我,不管我怎样苦苦支撑,苦苦拒绝,可身体却变得越来越敏感,直到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刘满贵听着,双手在颤抖。

  「可是,我唐晴并没有在你们的玩弄下屈服,我一直都保有着意志,并等待着出头之日。而如今,我终于熬出来了。」

  「刘满贵,你是不是很失望?」

  晴姐定定看着沙发里的刘满贵,那张晴雪般冷凝的肌颜,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刘满贵就好像看到了第一次见到唐晴时的情景,那样一个绝色的青春少女,那样的单纯骄傲,全身都散发着处子的芬芳,并对潜规则严辞以绝,嗤之以鼻。
  然而,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高傲的也好,保守的也好,甚至贞烈的也罢,只要进了这娱乐圈,如若想往上爬,那就都得认命,都得同流合污。

  听完晴姐的这些话,我的心就好像被刺了一下,突然就明白了些什么。
  不,应该说,就算我再蠢再笨,也应该明白了。

  可是,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毕竟晴姐你刚才才跪趴在那儿,像个母狗一样,被这个男人从后面干的淫水连连,又是口交又是吞精,这些都是事实吧?

  现在的你,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已经是个骚货了。

  一个给男朋友戴绿帽的骚货。

  而那边,刘满贵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低下头颤巍巍道,「唐姐,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想狡辩什么。当初是李总拿我女朋友威胁我,我才会和他串通起来……是我该死,是我对不起你……」

  令我惊讶的是,面对眼前罪魁祸首之一的刘满贵,晴姐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露出痛恨表情,而是厌恶地别开目光道,「得了吧,老实说,我从未想过让你道歉,也没打算会原谅你。」

  我一想便难怪了,如果晴姐真正痛恨刘满贵,那又岂会跟刘满贵苟且这么久?
  刘满贵此刻脸上写满了悔恨,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在听到晴姐的话后,便与我一样,顿时惊讶道,「既然你这么恨我,那这两年来为什么还愿意跟我……」
  可是他话还未说完,就被晴姐清冷一声打断道,「闭嘴!」

  我看到,晴姐睡袍下的酥胸在剧烈起伏,虽然我这个位置看不到她的正脸,但想必也是阴晴不定的。因为那是独属于晴姐的,在生气时所特有的令人心悸的表情。

  就这样,两人对峙了良久,或者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刘满贵担惊受怕了良久。就听晴姐忽而叹息了一声,转而坐到了沙发上。

  「你不是想和我聊天么?那就聊吧。」晴姐突然淡淡道,长发下那张清冷美丽的脸,我竟看不出有丝毫生气的痕迹了。

  「正好我也好久没和人聊过这些了。」最后这一句,晴姐声音放的很低,几乎蚊蝇,带着若有若无的忧伤。

  「唐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刘满贵还跪在地上声泪俱下。

  晴姐看也未看,哼了一声,「起来吧,没出息。」

  刘满贵闻言悄悄抬头偷看了晴姐一眼,从他那个仰视的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见晴姐睡袍领口开合下的深处,那若隐若现的白腻乳房和俏生生的乳头。刘满贵咽了口唾沫,见晴姐当真没有生气的样子,这才颤悠悠起身,想到了什么,充满好奇道,「唐姐,听你刚才说的,是不是江导那边成了?」

  晴姐看了眼前这个黑瘦猥琐的男人一眼,冷哼道,「怎么可能这么简单?你们男人想干什么,难道你还不清楚?」

  刘满贵顿时理解了晴姐话中意思,不禁痛恶道,「也难怪,江导那老头在圈内可是出了名的老色棍,逮一个潜一个,放眼娱乐圈,凡是在他手下拍过戏的漂亮女明星,几乎全都被他给潜过了。」

  刘满贵接着道,「不过这次他算是玩出了新花样,竟然史无前例地拍网剧来提携新人演员。这就好比是吃惯了深宫里珍馐美馔的皇帝老儿,突然动起了来民间尝一尝糟粕美味的奇异心思。而借着江导这个名头,这对于我们来说,确实是个绝好机会。」

  「对了唐姐,江导怎么说?」

  别看刘满贵这人生的其貌不扬,我也一直以为他是个粗人,可如今这一番话,却让我对他刮目相看。当然,此处刮目相看并非褒义。

  就见晴姐端起玻璃杯,徐徐喝了口牛奶,黑漆的眸子里平静无波道,「明天下午他会见我,他说如果让他满意的话,很可能女主角就会给我。」

  晴姐此话说的极为隐晦,我不禁又想起了曾经电话里晴姐信誓旦旦的那番承诺。

  不会被潜规则?呵呵,真是可笑!

  刘满贵在闻言后露出了奇怪表情,但还是惊喜道,「那恭喜你了,唐姐!」
  晴姐撇了撇嘴,「恭喜什么?事情又没绝对定下来。」

  晴姐这话,我不禁想到她之前说的熬出头,那也就是说,她对于明天的会见,一定是抱有百分百把握的。

  刘满贵好似也想到了这些,他嘿嘿道,「但以唐姐你这么好的条件,江导那老色棍又怎么可能不满意嘛?」

  晴姐这时却是突然看向刘满贵,冷笑,「条件?你是想说床上功夫这个条件么?」

  刘满贵一愣,转而讪讪笑道,「都有,都有……」

  「那我是否该感谢下你们呢?」晴姐似笑非笑道,实在看不出她此刻表情是冷是暖。

  刘满贵自然也不清楚,当下不敢答话,或许是想到了晴姐平时一丝不挂被他压在身下插弄时的情景,他顿时胯下涨的厉害,竟立起了个帐篷。

  刘满贵大囧,但他这般生理反应,自然逃不过晴姐的法眼,晴姐顿时鄙夷质问道,「竟然硬起来了?」

  「不是,我……」刘满贵支支吾吾。

  晴姐瞄了刘满贵胯间的帐篷一眼,我发现她胸口竟又再次微微起伏起来,心想晴姐身体已经这么敏感了吗?

  这时就听晴姐忽然换了个轻缓口气道,「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因为……」
  晴姐忽而鬼魅地欺近刘满贵道,「因为我也湿了。」

  这特么……

  我算是彻底见识到了!

  刘满贵也呆了,不知该如何作答。而这时晴姐的纤纤细手竟已主动落在了刘满贵胯间的帐篷上,调情般轻轻抚弄着。

  晴姐这前后态度的变化,只惊得我无以复加。

  但就在我以为这两人又要再来次盘肠大战时,就见刚抚弄了数下的晴姐却又收回了手,端坐回了沙发里淡然道,「你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刘满贵崩溃了。

  但被晴姐下了逐客令,他硬又是死乞白赖拖了片刻,突然沉声开口道,「唐姐,老实说……」

  「这次把你推向江导,我真的很舍不得。」

  晴姐看上去好似来了兴趣,却是扬唇冷哼道,「你是舍不得我的身体吧?」
  刘满贵苦涩一笑,却大方承认道,「有,但不是全部。我知道,你这次很可能就会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我也由衷为你感到高兴。可能以后,作为大明星的你,我没有资格再做你的经纪人,也见不到你,更别提能再一亲你的芳泽……」
  「这些谁又知道呢?」晴姐的语气依然很淡,但却又带着点点的倔强。
  刘满贵露出痛苦神色,「可是我一想到,一想到你会被那个老色棍……我就忍不住心疼,疼的厉害!」

  晴姐顿即嗤笑道,「没搞错吧?刘满贵,你会心疼?那当初你看着我被李总强奸的时候,你又哪里心疼了?」

  晴姐还被强奸过?李总?

  刘满贵道,「唐姐,我是真的心疼!我知道有段时间早上,你频频迟到,其实是被李总叫去了办公室。有一次我进去,我也知道你正躲在办公桌下,替李总含着鸡巴……我当时痛不欲生,但又能怎么办呢?他是我的老板,我什么也做不了……」

  晴姐漆黑双眸冷了下来,「你现在说这些什么意思?」

  刘满贵黯然道,「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说,虽然曾经我确实对你做过不可饶恕之事,但我真的不想害你。所以唐姐,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走这条路,我也奔走了这么久,终于为你牵上了江导这条线,那你就拼命往上飞吧,飞的越高越好!」
  晴姐冷哼,「呵,这条路是我选择的?在你们给我喝下那杯咖啡后,我还有的选择?」

  「对不起……」刘满贵低下了头。

  晴姐继续道,「还有一点你也错了,我根本就不想成为什么大明星,我只是想多赚一点钱,远离这肮脏的圈子,然后小空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开始我们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

  听着晴姐这些话,我的心一颤。

  可是很遗憾晴姐,你的小空,哪儿也不想去,也不想带上你。

  我注意到,此刻刘满贵那张黑瘦的脸笑了,却更像哭了,他摸了摸低塌的鼻子道,「你很爱他?」

  晴姐反问,「废话,不爱他难道爱你?」

  刘满贵点头,「我明白了。」

  而这时,刘满贵肚子突然「咕咕」叫了几声。

  眼见刘满贵这幅失魂落魄的可怜模样,晴姐忽而叹息一声,柔下了声道,「饿了?」

  刘满贵尴尬的点了点头。

  晴姐缓缓站起了身,顿时睡袍下高挑曼妙的身材一览无遗。一头长发飘然,睡袍领口处裸露出的半边乳肉,纤细的腰肢,修长光洁的美腿,无处不彰显着女人最为动人的成熟风韵。她看了刘满贵一眼道,「你等会儿再走吧,我给你做点吃的。」

  「好。」刘满贵答应道。

  于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先前还伴有着浓烈火药味的谈话氛围,此刻两人却心照不宣地安静下来。晴姐去了厨房做吃的,而刘满贵则坐在沙发里,似乎想着心事。

  可是想着想着,刘满贵却突然起身就走向了厨房。

  不多时,厨房里就传来晴姐的娇喝,「你干什么!?」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色狗AV_亚洲AV在线_日本AV_欧美AV_AV网站_AV在线视频电影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