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色狗AV情色网 - 色狗AV 亚洲AV在线 日本AV 欧美AV AV网站
色狗AV情色网
4.23
六大成人视频区 百万影片任君搜索在线观看 色狗AV情色网 最全AV在线观看
用户自由选择观看线路较快的视频大区 谢谢支持色狗AV情色网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极速前进特别版淫欲之旅】(TheAmazingRace)(开端&第一站(上))作者:怪物大叔
【极速前进特别版淫欲之旅】(TheAmazingRace)(开端&第一站(上))作者:怪物大叔

提示:您正在观看的内容由色狗AV情色网发布更新 永久域名 www.sg11.net

字数:17428

                开端

  最近都在看极速前进(TheAmazingRace),一开始是华倩姐拉着我看的。但看着看着,慢慢的脑洞就被打开了,然后怎么堵都堵不上了。一直有空就写《忠贞》,可是写着写着,脑子里都是那个的灵感,所以……呵呵……

  一开始本来我是想写明星,但想了想,还是写平民版比较好。因为写明星,性格背景都是固定的,还有就是我熟悉的明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而且写明星或许有什么后续的麻烦,所以我还是写平民版吧。

  PS:故事的大纲情节和审稿都是由华倩姐审核的哦。

  PS2:这章基本无色,但如果你对后面的情节感兴趣的话,最好就细心看看,因为这章交代了每个参赛者的背景和关系,游戏的背景,剧情会一步一步的循序渐进.

  而且,这篇我想用一下新的写法来写。

  我打算不会太明显的写出每个人的外貌和性格,而是通过相互的对话和其他侧面的描写来表达出来。

  因为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留多一点幻想空间给大家想想自己最喜欢的人物相貌,而不是故意去刻画一个我喜欢的人物外形相貌(真的不是因为我懒!)。

  同时,肉戏方面也是,人数太多了,满篇都是嗯嗯啊啊的肉戏看得很累,反正我的看书的习惯就是这样,肉戏太多我就会往下拉,拉到新情节那里继续看的了,我特别喜欢一些有很大想象空间的情节。

  当然,必要的肯定会有的。

  绝对不是因为我懒!你们要相信我!!!!!

  PS3:《我是一名妻子、母亲、教师和肉便器》和《忠贞》我都会继续写不会太监,不过时间就不好说了。

  我这人就是这样,脑洞开了就必须要实现,不然其他的怎么都做不下,实在很对不起!抱歉。

  PS4:最后的,只是个小彩蛋联动而已。

  真的,我保证!

  …………………………………………………………………………………………………

  北京,淩晨4点钟,在宽敞的会议室里,一群人正在激烈的讨论,这是他们第5个通宵了。

  最后,讨论声慢慢的停了下来,似乎已经达成了一致。

  「峰少,这是我们和日本那边的人经过讨论定下来的方案,请你过目。」
  一个中年男人恭敬的把一份文件双手递给坐在大班椅上的青年。

  青年接过后,仔细的翻阅,不时拿起笔在上面写一些东西。

  「嗯,基本还可以,有一些细节我改了一下,那人选呢,选好人没有?」
  「已经选好了,自从广告发出去以后,就有上千人报名,我们挑了其中6队,这是他们的资料,你看看。」

  「嗯,不错,相貌,身材,背景都很好,就他们吧,你们都下去准备吧,5天后出发. 」

  「是!」

  ………………………………………………………………………………………………

  「爹地,应该是系依度啦。(爸爸,应该是这里了)」

  一个有着古铜色健康肤色,英姿飒爽的短发女孩,背着背囊拉着行李箱,后面跟着一个同样是背着背囊的秃顶肥胖中年男人,站在一栋大楼下面。

  「依度?几楼?(这里?几楼?)」

  中年男人拿出手帕擦了擦汗。

  「16楼,我地行啦,就到约定时间啦。(16楼,我们走吧,快到约定时间了)」

  女孩说完就带着中年男人往大楼里面走。

  到了16楼,向工作人员表明了身份后,就被带到一个会议室门口。

  女孩推开门,进去就看见已经有10个人围着会议室的长桌前坐着,周围都是工作人员,有摄像,有打灯光等等。

  女孩带着他父亲在长桌找了个位置坐下后,会议室的门再度被打开,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人都到齐了,大家好,我是这节目的总导演,我叫吴天鸿,欢迎大家参加极速前进特别版节目,下面我来为大家说说规则和註意事项。」

  名叫吴天鸿的中年男子站在会议室的中间,旁边的助手连忙帮他打开投影机。
  「相信大家都对极速前进,英文名叫TheAmazingRace的真人秀有所了解,但我还是重新的为大家讲解一遍……」

  吴天鸿详细的讲解了一遍节目的规则(有不知道的可以在网上搜索一下,我就不再多说了)。

  「以上就是基本的规则,但这次是特别版,所以有些规则要比之前的不同,请大家记住。」

  「什么叫特别版?跟之前的不同吗?」

  最后到会议室的那名中年秃顶男人问道。

  「比赛机制基本相同,只是内容和主题和过去的不一样,具体的内容你们会在比赛中知道。」

  吴天鸿看向中年男人,问答了中年男人的问题,继续讲下去。

  「首先,这次的所有任务,是不能放弃的,记住!是所有任务。意思就是说,无论什么情况,你们要必须完成任务。」

  「那真的完成不了怎么办?」

  其中一名30来岁的男子提问道。

  「放心,任务是绝对完成得了的,只是愿不愿意和时间的问题,如果不完成任务的话,将被视为违约. 同时,也不能消极怠懈任务,如果被工作人员发现怠懈任务,将会被警告一次,警告满3次将视为不完成任务。」

  「如果强行为了完成任务造成伤害,那怎么说?」

  男子继续提问。

  「一旦你们签约以后,无论在任务中或任务外,受到的任何伤害,节目组将会按国家规定的伤害赔偿的10倍金额进行赔偿,等下你们签约的时候就会在合约里面看到。」

  「第二,你们除了必要的日用品以外,你们的一切证件,电话等电子设备,行李衣物包括内衣裤将被没收封存,等你们完成所有赛程或被淘汰后归还。」
  「啊,内衣裤都要没收啊?」

  一名年轻的女子问道。

  「没错,到时整个节目你们所穿着的服装将由节目组提供,大家请放心,节目组挑选的品牌都是国际知名品牌,质量上绝对没有问题,等下签约完成后就会有专人为你们量身,晚上就会送到各位的手上。」

  「那你们所谓的必须日常用品是什么?化妆品和保养品算吗?」

  那名女子继续发问。

  「化妆品和保养品是可以的,但要经过工作人员的检查,还有女性用品比如卫生巾都可以,另外药品就不用带了,我们有专业的队医和药品库。」

  「第三,这次的冠军奖金有1000万人民币,其他参与者,第一队被淘汰的有50万人民币的酬劳,然后第二队被淘汰的在50万的基础上再加50万,后面的依次再添加50万酬劳,可谓非常丰富,所以违约金将是冠军奖金的10倍,也就是1亿人民币,请大家谨慎。」

  「规则和註意事项基本就是这样,现在我把合同发给大家,你们可以很同伴商量一下,我一个小时后回来。」

  吴天鸿让助手把合同发给长桌上的所有人,然后就离开了会议室。

  拿到合同后,所有人都开始仔细阅读,然后和同伴讨论。

  一个小时以后,吴天鸿回到会议室。

  「时间已到,相信大家都仔细看过合同的内容。现在,谁对合同的条款有异议或者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我为你们解答。」

  参赛者们把合同上他们觉得有问题和不明白的地方轮着询问吴天鸿,而吴天鸿也耐心的一一作答。

  「嗯,大家还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开始签约. 」

  吴天鸿看到没有人有意见以后,就让大家在合同上签字。

  接着就是行李物品上交和检查,然后就是量身。

  「好,谢谢大家的配合,接下来,请大家分别的为自己的队伍拍一个自我介绍的宣传短片,然后我们就会有专车送你们到酒店,明天开始出发,我们的第一站是日本的东京。」

  所有人跟着工作人员到了一个摄影棚里,按到场的顺序进入摄影棚拍摄.
  …………………………………………………………………………………………………

  「先介绍一下自己。」(导演)

  「大家好,我叫贾红,我来自湖南,今年20岁. 」

  「大家好,我叫王莉莉,我来自四川。今年21岁. 」

  「我们是XX传媒大学的学生。」(二人同声)

  「你们是什么关系?」(导演)

  「我们是同学啊,也是室友,更是好闺蜜。」(王莉莉)

  「你们为什么参加这个节目?」(导演)

  「我们快要毕业了,我们热爱演艺圈,所以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发挥一下。」
               (王莉莉)

  「你们是谁提出想参加这个节目的?」(导演)

  「是莉莉在网上看到的,然后就跟我商量,我也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所以就报名了。」(贾红)

  「你对对方有信心吗?」(导演)

  「当然有,莉莉的性格我最清楚了,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是个很可靠的队友。」(贾红)

  「那你自己呢?」(导演)

  「我还好啦,不过会尽力,不会让自己拖后腿的。」(贾红)

  「你们擅长什么?」(导演)

  「我们擅长啊,舞蹈艺术才艺方面我们都可以,而且为了参加节目,我们提前的进行了体力的训练,只要不是太过要求力量的话,我们应该可以的。」(王莉莉)

  ……………………………………………………………………………………………………

  「先介绍一下自己。」(导演)

  「大家好,我叫洪波,来自广东,今年34岁. 」

  「大家好,我叫陈慧莲,来自广东,今年34岁. 」

  「你们是什么关系?」(导演)

  「我们是夫妻。」(洪波)

  「介绍一下你们情况. 」(导演)

  「我和我老婆在大学的时候就认识,在迎接新生的晚会上我们就认识了,我对她啊,那个是一见钟情,然后我就对她展开追求,接着就我们就恋爱了,毕业以后她就跟着我回家,我们一起考公务员,她第一次就考上了,我考了两次,现在孩子都7岁了。」(洪波)

  「你们为什么参加这个节目?」(导演)

  「呵呵,他说啊,我们的日子太安逸了,没有激情,所以想通过这个节目寻找当年的激情。」(陈慧莲)

  「呵呵,你们会找到的。那么你们擅长什么呢?」(导演)

  「我们都很註重养生,经常都会去运动打球等等的,所以体力方面虽然不敢说最强,但绝对不会差。」(洪波)

  「看来你们都对自己的体力很有信心,到时期待你们的表现. 」(导演)
  ……………………………………………………………………………………………………

  「先介绍一下自己。」(导演)

  「李根,河南人,30岁. 」

  「李成,河南人,28岁. 」

  「你们是什么关系?」(导演)

  「咱们是老乡. 」(李成)

  「一个村的」(李根)

  「介绍一下你们情况. 」(导演)

  「有啥情况可介绍的,咱们本来是到城里打工,可是小学都没毕业,都嫌咱们没文化,后来咱们进过厂,又到过工地打零工。」(李根)

  「那些狗日的都狗眼看人低,迟早老子有钱了有他们好看的。」(李成)
  「那么你们是为了什么来参加这个节目呢?」(导演)

  「能为啥,奖金呗,1000万呐,参加至少都有50万,咱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 」(李成)

  「是啊,你说我们那钱怎么花好。」(李根)

  「那当然是……」(李成)

  「呵呵,那个你们以后再讨论吧,我再问问,你们擅长什么?」(导演)
  「哈,咱什么都没有,就是有力气!不怕苦不怕累!」(李成)

  「我看过之前的节目,那些所谓的困难对咱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觉得辛苦是他们太娇弱了。」(李根)

  ……………………………………………………………………………………………………

  「先介绍一下自己。」(导演)

  「我叫谭玉芳,41岁,来自台湾,在台中市的一个国中当国文老师。」
  「……」

  「额,这个是我儿子,宋广仁,18岁,刚刚高中毕业. 他有点害羞,嗯,不太爱说话。」(谭玉芳)

  「你们为什么参加这个节目?」(导演)

  「参加这个节目的目的主要是因为我儿子,他很内向,有点自闭,不喜欢和别人接触,我看了很多心理辅导的书,自己去辅导他,可是效果不好。也带过他去看过心理医生,他表现得十分反感,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他现在考上大学,要离开我的照顾,我怕他不会跟人相处,所以想带他来参加节目,希望通过节目能让他有所好转. 而且……嗯,我丈夫去世10多年了,我一个女人把儿子带大,但单凭我一份教师的工资,供他上大学有点吃力,所以想得到一些奖金来帮补一下。」(谭玉芳)

  「嗯,我明白,那么你们擅长什么?」(导演)

  「说到擅长,体能方面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最差的一队了,文化历史方面我应该会好一点,至於其他的,我只能说我会尽力。」(谭玉芳)

  ……………………………………………………………………………………………………

  「先介绍一下自己。」(导演)

  「……」

  「……」

  「请分别介绍下自己。」(导演)

  「你说啊!」(女子)

  「为什么要我先说,你先说. 」(少年)

  「你,哼,我叫覃玉华,24岁,香港人。」(女子)

  「覃玉飞,15岁,香港人。」(少年)

  「你们是什么关系?」(导演)

  「我跟她没关系!」(覃玉飞)

  「哼,你以为我很愿意跟你有关系?」(覃玉华)

  「请说一下你们为什么参加这个节目?」(导演)

  「要不是我爸爸非要我跟这个女人一起来,不然断绝我的零用钱,我才不愿意跟她来呢。」(覃玉飞)

  「哼,你以为我愿意?要不是爸爸说如果我能和你修补个什么姐弟关系就买那台限量版跑车给我,我会跟你个死靓仔来这种鬼地方?」(覃玉华)

  「边个同你系姐弟关系啊,你老母同我老母系唔一样噶,米乱讲野啊你!(谁和你是姐弟关系啊,你妈和我妈是不一样的,你不要乱说!)」(覃玉飞,广东话)

  「你老母米就系狐貍精咯,我妈咪啊唔系死得早,点轮到你老母系度牙文牙武啊。(你妈不就是狐狸精么,我妈妈要不是死得早,怎么会轮到你妈在那耀武扬威!)」

  (覃玉华,广东话)

  「屌你老母,边鸠个系狐貍精啊,你个死八婆讲多次!(操你妈的,你说谁妈妈是狐狸精,你个死三八再说一次!)」(覃玉飞,广东话)

  「哔……」

  ……………………………………………………………………………………………………

  「先介绍一下自己。」(导演)

  「大家好,我叫黄雪欣,香港人,今年28岁,我自己经营着一家健身房同时也是一名健身教练。」

  「大家好,我叫黄毅刚,香港人,今年52岁,我是做外贸生意的。」
  「你们是什么关系?」(导演)

  「我们是父女关系。」(黄雪欣)

  「你们为什么参加这个节目?」(导演)

  「嗯,坦白说吧,我们是沖着那笔奖金来的。」(黄毅刚)

  「什么原因呢?」(导演)

  「爸爸他,生意上资金出了点问题,急需那笔奖金运作。」(黄雪欣)
  「你们对冠军很有信心咯?」(导演)

  「嗯,是有点,为了这个节目我做足功课,无论是美版的还是中国版的,我都从头看了一遍。而且我本身经营一家健身房,同时也在里面当健身教练,平常爬山踩单车潜水我经常参加,还有一些极限运动也有涉及。」(黄雪欣)

  「但你要知道,这节目不是单人游戏,你再强也需要你父亲配合。」(导演)
  「这个我知道,爸爸这么多年都这么疼爱我,为了我付出了一切,我会为了爸爸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的。」(黄雪欣)

  「呵呵,虽然我平时少运动,但我会努力不拖女儿的后腿。」(黄毅刚)
  「那我们拭目以待。」(导演)

  ……………………………………………………………………………………………………

  「峰少,行程各方面都准备妥当,他们都安排到酒店,房间里都装好摄像。」
  吴天鸿一边说一边打开手提电脑,放在少年面前打开了一个页面,里面都是那些参赛者酒店房间里的画面,每一个角落都显示得很清楚,就连厕所都没有放过.

  「很好,要不是我对这个有点兴趣,才不会跟那些小日本合作。而且不要只有我们派人,让他们也出人,还有他们背后的靠山山口组,做好其他地方的沟通,我们可不会出面。」

  「好的,我明白,可是小日本出了名狡猾,那……」

  「那就终止合作,反正是他们急不是我们急,企划是他们出的,想搞些新题材来挽救他们已经在走下坡路的AV事业,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就叫他们吃屎。而且,他妈的,说要什么真实感,不找那些女优和男优,要小平民,他们怎么不回去他们日本找啊!」

  「是,我明白了。」

  「嗯,我明天会让王进协助你,你有什么就跟他说吧,还有,他们每天的行程第一时间发过来给我,不用剪辑了。」

  「是!」

  「嗯,你回去吧。」

  「是!」

  吴天鸿离开以后,青年向自己的裆部看去,下面跪着一名短发的冷艳熟女,熟女正在努力了把青年的鸡巴含在嘴里细心舔弄。

  「呼……颖姐,你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

              第一站(上)

  「大家好,我是这次极速前进TheAmazingRace的主持人,我叫真田浩二,很高兴这次能主持这一次节目,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东京塔观光层,一众参赛者和工作人员已经就位。

  站在中间的一名日本籍男子用一口流利的中文介绍着游戏的流程。

  「那小日本是谁?我怎么不认识?那中文说得真溜。」(李成)

  李成和李根两人在下面窃窃私语.

  宋广仁看到这么多人在那里看着他们,他觉得很不舒服,特别那些镜头.
  他躲在谭玉芳的身后,一言不发.

  「现在我公布第一个任务,你们看一下我的身后。」

  真田浩二示意参赛者们去看他身后的长桌,上面摆放了6个大果盘,上面当着各式各样的水果。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个任务,任务需要你们把各自果盘上的水果吃完,先吃完的,就可以乘坐电梯到铁塔下面领取下一关的任务信息卡。请註意的是,吃水果的时候必须按照指定的方式。而吃水果的方式是其中一名队员用嘴叼起水果,放入口中嚼烂,然后用嘴对嘴的方式送到另外一名队员嘴里,另外一名队员把水果吞下去了即为吃完。其中无论是送水果的还是接水果的,只能用嘴巴,不能用嘴巴以外的任何部位和工具。另外,送水果的队员只能把水果嚼烂,不能吞进肚子里,也不能没有嚼烂就直接送到另一名队员的嘴里. 如果发现违规,无论之前吃完了多少,都必须换一盘满的重新再吃。」

  「哇靠,什么破游戏,这么恶心,我两个大爷们怎么搞。」(李根)

  「就是啊,这规则太强人所难了吧。」(谭玉芳)

  「尺度会不会太大了,这……电视能播?」(洪波)

  其他人也纷纷觉得这游戏不合理,提出抗议.

  「任务规定就是这样,这是节目组的决定,你们必须要完成,不然视为违约。好了不要说那么多了,你们自己商量好,5分钟以后开始录影。同时我也希望,一次任务时不要再这样,会拖慢我们录影的进度。你们只需要考虑怎么去执行就行了,不然我们会对你们做出警告的。」

  真田浩二说完就没管参赛者的态度,回工作人员那边坐了下来。

  ………………………………………………………………………………………………

  「那小鬼子真可恶,那怎么办?」(李根)

  「还能怎么办,照做呗,等下不做说我们违约,卖了我们也赔不起。先说好,我不吃你口水的,所以我送你接。」(李根)

  「凭什么!」(李成)

  「你欠我的500块钱马上还我!你接的话我不用你还了。」(李成)
  「操,你说的,不就吃东西嘛,来就来!」

  ……………………………………………………………………………………………………

  「真系核突,我唔理啊,等阵你接。(真恶心,我不管,等下你来接)」
               (覃玉飞)

  「点解啊,你癡线噶,我先唔吃你口水尾!(为什么?你傻啊,我才不吃你的口水)」(覃玉华)

  「我理得你,你米唔做咯,反正如果判违约,我实同爸爸讲话系你唔肯配合我,反正我妈肯定帮我既,而且我系仔,爸爸仲要等我同佢送终,到时睇下佢帮边个咯。(我不管,你试下不照做,反正如果判违约,我一定跟爸爸说是你不肯配合我,反正我妈肯定会帮我的,而且我是儿子,爸爸还要我跟他送终,到时你看他会帮谁. )」(覃玉飞)

  「你……」(覃玉华)

  「唔好咁多废话啦,就咁决定啦!(不要这么多废话了,就这样决定了!)」
               (覃玉飞)

  ……………………………………………………………………………………………………

  「爸爸,等阵我来送啦,好唔好?(爸爸,等下我来送吧,好吗?)」(黄
                雪欣)

  「哦……好啊。(哦……好吧)」(黄毅刚)

  「嗯?爸爸,你做咩心不在焉咁啊?你唔舒服啊?(嗯?爸爸,你怎么心不在焉呢?你身体不舒服?)」(黄雪欣)

  「哦,无,我系度想点解D规则咁怪?(哦,没有,我在想为什么那些规则这么古怪?)」(黄毅刚)

  「我都咁觉得,不过无办法啦,为左笔钱,而且爸爸系我细个既时候都系咁喂我啦,宜家我喂翻爸爸咯,嘻嘻。(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没办法,为了那笔钱,而且爸爸在我小的时候还不是这样喂我吃东西的,现在我反过来喂爸爸咯,嘻嘻。)」
(黄雪欣)

  「呵呵……」(黄毅刚)

  ……………………………………………………………………………………………………

  「看来大家都已经决定好了,那么我们倒数5秒,5-4-3-2-1开始!」
  真田浩二倒数完毕,除了谭玉芳的母子组合外,所有参赛者都沖向长桌。
  「广仁,怎么了?我们要比赛了。」(谭玉芳)

  「……」(宋广仁)「你不是答应过妈妈要努力参加游戏的么?」(谭玉芳)
  「我怕那些人……」(宋广仁)

  宋广仁指了指后面那些工作人员.

  「傻孩子,不用怕,有妈妈在,你当他们不存在着好,再不去的话,别人着会说我们不参加任务,妈妈……没钱去交违约金。」(谭玉芳)

  说着谭玉芳就拖着宋广仁跑到长桌上。

  谭玉芳看到长桌上的水果盘,别的队伍差不多吃了一半了,就二话不说俯下身用嘴叼起一块西瓜,放在嘴巴里嚼碎。

  「广仁,你蹲下一点,妈妈够不到你。」(谭玉芳)

  「……好。」(宋广仁)

  谭玉芳让宋广仁蹲下来,然后将口中嚼碎的水果从上往下的吐到宋广仁的嘴里,可是距离有点远,有些碰到嘴角掉在地上。

  「掉地上就要重新来过. 」

  这时有一名工作人员走过来,把谭玉芳他们的水果盘重新换了一盘满的。
  「这……」(谭玉芳)

  谭玉芳看着那盘满满的水果,又看看别的队伍,他们都是用几乎嘴对嘴的方式接送水果的,地上都有一些水果渣。

  看来他们也是有很她一样的经历了。

  「广仁,我们重新来。」(谭玉芳)

  谭玉芳再次用嘴叼起水果,嚼碎后俯下身,看着宋广仁蹲在地上张大嘴巴,她深呼一口气,把嘴巴贴紧宋广仁的嘴巴,用舌头把嘴巴里的水果送到宋广仁的嘴里.

  谭玉芳心里一开始是心无杂念,一心只为了游戏,可是随着游戏的进行她不知道儿子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她用舌头把水果推出嘴巴的时候,儿子也用舌头去接,这导致他们的舌头不可避免的触碰到。

  这让谭玉芳感到很尴尬,她觉得现在就像跟儿子在舌吻一样。

  可是谭玉芳看到儿子认真的表情,她告诉自己想多了,儿子都这么投入,自己再胡思乱想的话就太对不起儿子了。

  然而,谭玉芳并不知道的是,宋广仁下面已经硬起来了,只是他现在蹲在地上不明显而已。

  …………………………………………………………………………………………………

  「吼,吃完!走!」(李根)

  「走走走,那边,电梯。」(李成)

  老乡组合最先完成游戏,两人乘坐电梯到了东京塔的底层,在信息箱里拿出信息卡。

  「根据导航自行驾车到秋叶原数码大厦接取下一个任务。」(李成)

  可是当他们上车后就发现傻了。

  「这尼玛该怎么弄?」(李成)

  车上的导航是英文操作界面,以他们的文化水平,26个英文字母才勉强认得,让他们操作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操!这这么办,我们懂个屁啊,喂,大兄弟,来帮忙一下,帮我们弄一弄。」(李成)

  「不可以,我们是不可以为参赛者提供任何帮助的。」(跟随的摄像师)
  「操你大爷的,你不帮我们,我们怎么走,鬼知道那小日本的地方怎么走。」
               (李成)

  摄像师不管两人怎么说,都不肯帮他们,李成开始不停的骂人。

  「好了好了,别吵了,那两夫妻下来了,我看他们都是文化人,肯定懂的,要不我们就跟着他们?」(李根)

  「对对!跟着他们,他妈的,要你跟着我们有个屌用,操!」(李成)
  「别骂了,他们走了,快跟上。」(李根)

  而另外一边,洪波和陈慧莲夫妻看着信息卡后,迅速上了他们的专车。
  「让我看看,嗯,秋叶原数码大厦,英文是……咦,秋叶原的英文是这个吧,哦已经设定好的,OK出发. 」(洪波)「老公的英文还是那么好,要我就瞎了。」
(陈慧莲)

  「之前我们局里连续好几次让我去接待外宾,你还记得吗,我可是恶补了差不多一个月。」(洪波)

  夫妻组合设定好导航就迅速开车向目的地出发,而老乡组合则尾随他们的车前进.

  「咦,后面是那两个男的组合,他们不是先走吗?怎么跟在我们后面?」(
               陈慧莲)

  「哼,两个民工头肯定是不会用导航,就想跟在我们后面找到正确的路。」
               (洪波)

  「那怎么办?甩掉他们?」(陈慧莲)

  「算了,日本的路我们也不熟,等下走错路了更麻烦,这该死左行车,真不习惯!」(洪波)

  ………………………………………………………………………………………………

  「吃完,走了。」(贾红)

  「主持人,我们吃完了。」(王莉莉)

  王莉莉对着真田浩二张开嘴巴,还用手指指着嘴巴。看到真田浩二对她们点头,就马上转身跑到电梯那里.

  「你快D啦,人都走几队啦。(你快点啊,都走几队了。)」(覃玉飞)
  「唔,你急咩,我已经好快啦,唔系你来咯,废话咁多。(唔,你急什么,我已经很快了,要不你来啊,那么多废话。)」(覃玉华)

  「屌你老母,明明系自己慢仲系度死唔认. (操你妈的,明明是你自己动作慢还死不承认)」(覃玉飞)

  「我妈咪系下面,你死落去屌啦,口臭都死。(我妈妈在地府,你死了下去操她吧,嘴巴那么臭。)」(覃玉华)

  「扑街,唔系佢死得早我实屌佢,快D啦,仲有两件。(扑街,要不是她死得早我一定操她,快点,还有两块. )」(覃玉飞)

  「哼!」(覃玉华)

  姐弟两一边斗嘴一边把果盘上的水果吃干净,然后就往电梯跑了。

  ………………………………………………………………………………………………

  「嗯,要到秋叶原数码大厦,你开车还是我开?」(王莉莉)

  「你开吧,我车技不怎么样。」(贾红)

  「好吧,来,这导航怎么弄?」(王莉莉)

  「咦,英文界面,这个……哦,已经设定好的,应该是这个没错. 」(贾
                红)

  「好,走着。」(王莉莉)

  闺蜜二人设定好导航,往目的地出发.

  「你睇,个两条女都走咗啦,一日都系你慢慢吞吞。(你看,那两个女孩都走了,都是你慢慢吞吞的。」(覃玉飞)

  「癡线噶你,咩都怪晒我。(你是不是傻的,什么都怪我。)」(覃玉华)
  「唔讲好多啦,去个个咩大厦,快D,去开车。(不要说那么多了,去哪个什么大厦,快点,去开车。)」(覃玉飞)

  「又系我?(又是我?)」(覃玉华)

  「屌,唔系你唔通我啊,我有个閪车牌啊。(操,不是你难道是我啊,我有个卵车牌。)」(覃玉飞)

  「哼,一D用都无. (哼,一点用都没有。)」(覃玉华)

  ………………………………………………………………………………………………

  「爹哋,点啊?慢慢来唔好急,唔好吭亲啊,慢人地少少无所谓,等阵努力D就可以追翻啦。(爸爸,怎么样,慢慢来不要急,不要噎住了,慢人家一点无所谓,等下努力一点就可以追回来了。)」(黄雪欣)

  「嗯唔,呼……OK无问题,老啦,吃快D都差D吭死啊,唔好意思啊欣欣,连累咗你。(嗯唔,呼……好的没问题,人老了,东西吃急点都差点噎死啊,对不起啊欣欣,连累你了。」(黄毅刚)

  「无事,我愿意,从细就系你同妈咪照顾我,将最好既都比晒我,系时候我为你地付出啦。嗯,爹哋,你吞好就继续啦,仲有几块. (没事,我愿意,从小就是你和妈妈照顾我,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我,是时候我来为你们付出了。嗯,爸爸,你吞好就继续吧,还有几块. )」(黄雪欣)

  「好,继续啦。(好,继续吧)」(黄毅刚)

  黄毅刚其实很纠结,这个游戏的暧昧程度实在是爆灯,用着种方式传送水果,嘴巴不可避免的要贴在一起,而且还要先经过女儿的嘴嚼再送进口中,女儿的口水混合着水果的香甜……最要命的是女儿穿得是一件紧身低胸的背心。

  里面没有是内衣的,为此女儿和其他队伍都向节目组投诉过,但没用,节目组只解释说这是节目的需要,其余的就再没有说什么了,最终还是无奈的接受。
  外面套着一件代表他们对於颜色的运动外套,拉链只拉上一半。

  随着女儿俯身传送,女儿深邃的乳沟和大半个健康古铜色的胸部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他的面前,因为没有内衣束搏和固定,两颗肉球不停的左右晃荡。

  黄毅刚心里告诉自己,那是自己的女儿,可是眼睛怎么都不停使唤。

  黄雪欣怎么会感觉不了父亲的目光,她对这种目光十分清楚,平时她在自己经营健身房就经常有很多这种目光射过来。

  她除了是健身房的老板同时也兼任健身教练之一,以她的身材和外貌,吸引了不少男性客服来加入。

  当然,只有高级VIP客户才能得到她的亲身指导。

  但她知道如果现在拉上拉链或者用手挡在胸口的话,那本来因为游戏就已经很尴尬的气氛变得更尴尬了。

  所以黄雪欣装作没有看到父亲的目光,自然大方的假装很投入玩游戏。
  而另一边,因为宋广仁的投入,母子队伍也快要吃完了。

  「广仁,来,最后一块. 」(谭玉芳)

  「……」(宋广仁)

  「好,我们走吧。」(谭玉芳)

  谭玉芳拉着儿子的手,跑到电梯旁,这时黄毅刚父女也到了。

  「你们好。」(谭玉芳)

  虽然是对手,但身位教师的谭玉芳还是先向黄毅刚父女打招呼。

  「你好,一起走吧。」(黄毅刚)

  电梯门很快就打开,两队四人走进电梯。

  很快,他们四人就到达地面,拿出信息卡。

  「好,爹哋,我地走。(好,爸爸,我们走。)」(黄雪欣)

  黄雪欣读完信息卡的内容,就拉着父亲上车。

  「这……这怎么操作啊?」(谭玉芳)

  谭玉芳尽管英文还过得去,以她的生活水平,虽然有驾照,平时也很少开车,更别说接触导航仪了。

  「那个……摄像师大哥,可不可以帮一下忙,教教我这东西怎么弄。」(谭
                玉芳)

  谭玉芳对导航仪束手无策,只好想工作人员求助,但在工作人员明确拒绝了她后,她看到旁边那对父女好像会操作,并且准备出发后,她就下车敲了敲黄毅刚父女的车窗。

  「你好,请问……可不可以帮一个忙?」(谭玉芳)

  「什么事?」(黄毅刚)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会操作导航仪,可不可以求求你们帮一下?」(谭玉
                芳)

  谭玉芳知道大家都是竞争对手,这样叫人家帮忙,被拒绝的几率很高。
  黄毅刚听到谭玉芳的请求皱起了眉头,他们是竞争对手,帮他们的话,那岂不是对自己不利?

  「好吧,我们就不帮你们搞导航了,你不会看,走错路更麻烦,你跟着我们车后面走吧,我们一起到目的地。」(黄雪欣)

  作为一名商人,他很懂得有时候必须要自私,而且现在自己也在落后,多一个垫底正好。

  正准备拒绝的时候,他善良的女儿黄雪欣就一口答应下来,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

  「绕路任务,神奇的舞蹈与经典的动漫。」(洪波)

  夫妻俩到了数码大厦,在门口处找到了提示卡的箱子。

  「神奇的舞蹈,穿上指定的衣服,在秋叶原数码大厦门口广场跟导师学习舞蹈,并在路人面前表演。表演后必须经过导师的评判,导师点头即为过关,可以得到下一步的信息。如果导师评判不过关,就必须重新学习和表演,直到导师点头为止。」(洪波)

  「经典的动漫,为一部指定的经典动画以中文配音,配音的标准按照配音导演的要求,导演作为评判,导演点头即为过关,可以得到下一步的信息。如果导演评判不过关,就必须重新配音,直到导演点头为止。」(陈慧莲)

  「怎么样?要哪个?」(洪波)

  「配音吧,跳舞我和你都不太擅长,而且,大白天在广场上面那么多人,更不好意思的。」(陈慧莲)

  「好,那就配音吧,其实以前读书的时候经常看日本的动画,早就想当当声优了,正好有机会,走,任务卡上面说是大厦的11楼。」(洪波)

  夫妻俩前脚走进数码大厦,哥们队后脚也来到大厦门口。

  「咦,他们走进大厦了,我们快跟上。(李成)

  「你傻啊,你忘记了之前说规则的人说要拿那个什么卡,喏,就是那个箱子」(李根)

  「哦对对,忘记了,来,打开看看。」(李成)

  两人拿起了信息卡。

  「额……怎样,这两样都不怎么会啊。」(李根)

  「前面那两夫妻进去了,就是配音,说不定就是简单的,我们也跟进去呗. 」
               (李成)

  「那好,走。」(李根)

  ………………………………………………………………………………………………

  「叫你开好D噶啦,兜来兜去都稳唔到路,都唔知我地落后几多。(都叫你开好一点,绕来绕去也找不到路,也不知道我们落后多少了。)」(覃玉飞)
  「咩兜来兜去,个烂导航就系咁指示关我咩事,净系得把声,又唔见你自己开. (什么绕来绕去,那个烂导航就这样指示关我什么事,就只会说,又不见你自己来开. )」(覃玉华)

  「超,我都懒得理你,个边有个箱,应该系信息箱啦,快D。(切,我懒得理你,那边有个箱子,应该是信息箱了,快点. )」(覃玉飞)

  「咦,仲有4张卡,即系话我地系第3啦,咁之前早过我地个两个女仔呢?
  (咦,还有4张卡,也就是说我们是第3名,那之前比我们快的那两个女孩子呢?)「

               (覃玉华)

  「理得佢地死都好啊,跳舞同配音啊,嗯,确定啦,跳舞!哈哈,平时我有跳开街舞。(管她们去死,跳舞和配音啊,嗯确定了,跳舞!哈哈,平时都我有去跳街舞的。)」(覃玉飞)

  「喂!唔好自己决定好喔!你有无问过我意见!(喂,不要自己擅自决定好不好,你有没有问我意见!)」(覃玉华)

  「广场,广场系个边,唔好咁多废话啦,走啦。(广场,广场在那边,不要那么多废话了,走吧。)」(覃玉飞)

  「哼,死扑街!」(覃玉华)

  ……………………………………………………………………………………………………

  「到啦,应该就是这里. 」(黄雪欣)

  「十分感谢你,没有你的帮助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谭玉芳)

  「没事,互相帮助而已,我们大家一起加油吧。」(黄雪欣)

  父女俩和母子俩一起到达了数码大厦.

  「哦?还有3个,我们不是最后。」(黄毅刚)

  「可能是其中组迷路了。」(谭玉芳)

  「打开来睇睇,嗯……跳舞同埋配音,跳舞我无所谓啊,但系爸爸你,哈哈,我地去配音啦,好唔好?爸爸。(打开来看看,嗯……跳舞和配音,跳舞我是无所谓,但爸爸你,哈哈,我们去配音吧,好不好?爸爸。」(黄雪欣)

  「好好,要我跳舞我骨头都会散啊。(好好,让我跳舞我骨头都会散架啊。)」
               (黄毅刚)

  「那你们呢?」(黄雪欣)

  黄雪欣转头问谭玉芳。

  「我们……」(谭玉芳)

  谭玉芳有点为难的看向儿子。

  「妈,我们配音吧,我……我应该可以的。」(宋广仁)

  「好,那我们去配音吧!」(谭玉芳)

  谭玉芳喜出望外,儿子竟然主动选游戏任务,证明开参加这个节目是有效的。
  然后四人就结伴走进数码大厦.

  …………………………………………………………………………………………………

  「呜呜呜,走错路了,什么烂导航!哼,气死人了。」(王莉莉)

  「无所谓了,现在到了就好,这不是莉莉的错. 」(贾红)

  因为走错路而耽误了不少时间的闺蜜组合,终於找到正确的路到了数码大厦.

  王莉莉一边在停车一边把走错路的责任推给导航的错误,而贾红却坐在后座不停的安慰王莉莉,可以她那一脸鄙视,不停对着王莉莉翻白眼的表情已经显示出她的真实想法。

  「哼,我一定找节目投诉的,还有你个死人,见人家走错路都不提醒一下。」(王莉莉)

  王莉莉下了车还在不停的唠叨,还指责摄影师。

  「好了好了,快走吧,我想我们已经落后了,你看,那个好像是任务箱子。」(贾红)「哼!嗯,走吧。」(王莉莉)

  闺蜜二人快步跑到信息卡箱子前,从里面拿出最后一张信息卡。

  「跳舞……配音……莉莉,我们选跳舞吧,我们的强项。」(贾红)

  「嗯,好,听你的。」(王莉莉)

  ……………………………………………………………………………………………………

  「屌,咩閪衣服来噶,咁紧身,鹹蛋超人啊?(操,什么鬼衣服,鹹蛋超人么?)」(覃玉飞)

  「你件仲好D,我个件……咁透明噶,点出去见人。喂,你们有没有搞错,这样的衣服怎么出去!(你那件还好点,我那件……这么透明,怎么出去见人。
  喂,你们有没有搞错,这样的衣服怎么出去!「(覃玉华)

  覃玉飞穿着一件红银相间的奥特曼紧身衣,而覃玉华则穿着一件美少女战士款式的水手服,双手捂着胸,用着蹩脚的普通话向工作人员质问道。

  因为她那衣服实在太性感了,上半身除了那蓝色的水手围巾,躯干上的部位是那种有点透明的白色,而覃玉华又没有穿内衣,衣服很贴身,她那红色大葡萄什么明显的凸显出来。

  下半身是一条刚刚好『齐逼』的短裙,节目组给她安排的内裤都是蕾丝透明的。

  工作人员对她说确实是这个服装没错,并让他们快点出去,导师就在广场上等他们。

  「不行,这个不行!我要换回衣服!」(覃玉华)

  工作人员看到覃玉华要回去换回原来的衣服,就警告她如果不穿指定的衣服的话是没办法完成任务的,到时后果要自负。

  「这样也不能啊,大不了和你们打官司!」(覃玉华)

  「那要看你们能不能回去了。」(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冷笑看着覃玉华.

  「你什么意思!恐吓我啊!我吓大的!」(覃玉华)

  「喂!你想死啊,唔好再出声啦,你睇下。(喂,你想死啊,不要再说了,你看一下。)」(覃玉飞)

  覃玉飞一开始也很不满节目组的安排,虽然很讨厌他这个便宜姐姐。

  但他觉得,这个女人他欺负可以,但外人欺负就不行,不管怎么说,都是同一个老爸的。

  可是当覃玉华和工作人员争吵的时候,他覃玉飞看到更衣室附近来了很多戴墨镜的人,看他们的表情不像是善良之辈。

  覃玉飞年纪虽然不大,不过他在香港的时候也经常去街机厅廝混,三教九流的人也见不少了,那些那些所谓的大哥跟戴墨镜的人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所以他拉住了覃玉华,并示意她看看周围。

  「你……你们想怎么样?」(覃玉华)

  覃玉华也不是什么无知少女,她看到这种阵仗,也开始害怕了。

  「我们只想你们好好的录影节目,而这些只是本土的安保人员,是防止一些突发状况的,你们放心,他们处理能力很强的,跟本地官方也有关系,所以你们就算『走失』了也不怕。哦,忘了说,你们的护照证件都在他们那里. 」(工作
                人员)

  姐弟俩都听懂了工作人员的威胁,他们明白现在在异国他乡,只能任人鱼肉了,不然……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姐弟俩不情不愿的走到广场上。

  在那里有数名穿着紧身健美服的男子在那里等着。

  「这几个就是你们的舞蹈导师,你们可以挑选一个你们喜欢的。」(工作人
                员)

  姐弟俩看着人来人往的广场,覃玉飞还好,平时他经常在街头跳节目,就是觉得穿着奥特曼紧身衣有点羞耻而已。

  但覃玉华差点就崩溃了,她觉得自己现在跟脱光衣服没什么区别,她蹲在地上紧紧的抱住自己。

  「喂,我……我明你既,但系宜家既情况你都知噶啦,如果我地唔完成任务佢地系唔会比我地走噶,甚至……甚至会无命噶。(喂,我……我明白你,但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如果我们不完成任务他们是不会让我们走的,甚至……甚至会没命的。)」(覃玉飞)

  「唔呜……我知道啊,但系,我咁点跳啊,最衰系你啊,拣咩跳舞!(唔呜……

  这个我知道,可是,我这样怎么跳,都怪你,选什么跳舞!)「(覃玉华)
  「屌,你怪我咯,我点知道咁变态噶,而且,以宜家咁来睇,拣另外一个唔见得好几多。(操,怪我咯,我怎么知道这么变态,而且,以目前来看,选另外一个不见得会好多少。)」(覃玉飞)

  「呜呜呜,咩变态节目来噶,点解会咁!(呜呜呜,这什么变态节目,怎么会这样。)」(覃玉华)

  ………………………………………………………………………………………………

  「操!这什么鬼!」(李成)「大兄弟,这也太恶心了点吧。」(李根)
  在一个录音室里面,李根李成两人无语的看着录音室里的显示器和手上的稿子。

  显示器上面播放这一部动画片,而动画片内容是两个人做爱……嗯,两个男人做爱……

  「太他妈恶心人了,你看看这是什么对白!喔,哥,你插我屁眼插的好爽…
  …我爽你妈了个逼啊!什么玩意!「(李成)

  「兄弟,能不能打个商量,换个片子和剧本吧,可以不?」(李根)

  尽管两人不停的向工作人员投诉,但工作人员明确的告诉他们不能换,并让他们尽快开始,不然当作弃权。

  「好吧……那……你当干那个还是被干那个……」(李成)

  「我……真操蛋,我干你吧,我去!这是什么话。」(李根)

  「不行,我干你!」(李成)

  「干你娘咧,刚刚是你问我的,现在我选了你又说不行!」(李根)

  「我不是随口问问嘛,操!我们在争个屁啊,这么恶心的玩意都争……」(
                李成)

  李根李成两人还在干与被干之间挣紮,另一边的洪波和陈慧莲两夫妻就相对好点了。

  「老公……这个,太……」(陈慧莲)

  「额,我没想到是黄色动画啊,喂,工作人员,有没有别的啊,配这种太那个了吧,节目播这种东西真的没有问题吗?」(洪波)

  当在工作人员明确说明不能更换之后,夫妻俩就完全平静下来。

  「老公……我们还是配吧,反正我们是夫妻,这个没什么。你想想,如果都是这种动画片的话,别的队伍有多尴尬啊,我们快点,说不定会甩开他们呢。而且,我们不是来找刺激的吗,这个……嘻嘻,也蛮刺激的嘛。」(陈慧莲)
  「我是无所谓啦,其实我主要是怕你不喜欢,既然你无所谓,那就来咯。」
               (洪波)

  ………………………………………………………………………………………………

  「艳母……不行!这简直再教坏儿子!我作为一个教室怎么可以配这种东西!
  叫你们负责人来!这是什么东西!「(谭玉芳)

  谭玉芳看到录音室个稿子的封面,马上就暴怒了,别的她都可以忍,但这种会影响到她儿子的东西,她是绝对忍不了。

  「我就是负责这个环节的,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说. 」(工作人员)
  「有什么问题?你看这个不是问题?怎么是这种色情动画,而且是……是什么艳母!我无法接受!」(谭玉芳)

  「你接受不了我也没有办法,请你不要忘记我们在合约上签订的条款,也不要忘记违约的后果。」(工作人员)

  「我会遵守合约,但必须在合理的情况下!这明显不合理!你们这是什么节目,这样的东西能上电视?」(谭玉芳)

  「能不能上是我们的事,你不用担心,至於合不合理,我们节目组觉得合理就行,你们只要执行就可以。」(工作人员)

  「这什么霸王条款,我们现在要离开!我一定会找律师起诉你们的!」(谭玉芳)

  「呵呵,这恐怕由不得你们了,你觉得你们能回台湾么?」(工作人员)
  「你们这是绑架!我要报警!」(谭玉芳)

  「随便你,你能走出这栋大厦算你本事。而且,你两个外国人在日本能翻多少风浪。」(工作人员)

  「我就不信在日本就没有王法了!」(谭玉芳)

  「呵呵,那就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工作人员)
  那名工作人员打开了门,几个带墨镜的大汉走了进来。

  「我再给一次机会你们吧,好好录节目,就什么事都没有,还有奖金,不然的话……听说你很宝贝你儿子?那我就先打断他手脚让他在日本做流浪汉吧。」
              (工作人员)

  「你们不要!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放开他!放开我儿子!」(谭玉芳)
  其中一个大汉一把抓住宋广仁,用力的在外面拉,宋广仁虽然一声没吭,身体却用力的挣紮,可惜并没什么卵用。

  谭玉芳死命的抓住大汉的衣服,不让他拉走宋广仁。

  「好好好,我录!我录!求求你们放过广仁……呜呜呜,我什么都答应你们……呜呜呜……」(谭玉芳)

  「早配合大家就不用搞成这样了嘛,好吧,放开他吧,你们平复一下,快点开始。」(工作人员)

  「广仁……呜呜呜,妈害了你……呜呜呜……」(谭玉芳)

  当谭玉芳抱着儿子哭的时候,在她旁边录音室黄毅刚父女也在面临着相同的问题.

  「鬼父……这……你确定没有拿错吧,工作人员. 」(黄毅刚)

  「没有,你们的剧本就是这个。」(工作人员)

  「这……」(黄毅刚)

  「不要说那么多了,你们赶快开始吧,不然我要对你们作出一次警告了。」
              (工作人员)

  「我想问,其他人也是这种东西?」(黄雪欣)

  「差不多。」(工作人员)

  「爹哋,来啦,配个音之嘛,无嘢既,我地已经落后啦,要快D先得啦。(爸爸,来吧,配个音而已,没什么的,我们已经落后了,要快点才行。)」(黄

                雪欣)

  「但系……(但是……)」(黄毅刚)

  「黄先生,我忘了跟你说,我们老板说了,如果你们父女能得到前3名,会考虑跟贵公司合作。」(工作人员)

  「你老板是……」(黄毅刚)

  「这个你暂时无需理会,到时你自然会知道。」(工作人员)

  「来啦,爹哋. 出得起咁高奖金既公司,老细应该有D料既,话唔定系个机会呢?(来吧,爸爸,能出得起这么高奖金的公司,老闆应该有点资本的,说不定是个机会呢?)」(黄雪欣)

  「嗯,好。」(黄毅刚)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色狗AV_亚洲AV在线_日本AV_欧美AV_AV网站_AV在线视频电影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